Someday*

回来啦

最近发生了一些对我来说很不好的事,一度没法再次回到这个我喜欢的地方。


好在一切都过去了。


我胡汉三又回来啦。


So,在这里开放点梗,阴阳师啊刀剑乱舞啊文豪野犬啊,或者FGO,都可以点梗点cp,目前是想点三个左右,有想看的cp和梗可以告诉我。


希望能写出让大家喜欢的作品。


顺带一提有人玩日服FGO嘛,好友求一波~

安德瓦的内心是崩溃的

*第一次写小英雄,激动!

*对安德瓦爸爸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!

*下一篇想写咔酱和小绿谷!


1.

  如题,NO.1英雄,安德瓦先生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一切要从他受伤的时候说起。


2.

  在一次与敌联合的战斗中,安德瓦的眼睛再一次光荣负伤。

  看着被眼部被包裹的像个粽子一样的前辈,后辈霍克斯表示您需要家人来照顾一下失明的你。

  安德瓦纠正我还没瞎。

  霍克斯瞥了一眼安德瓦头上刚撞出来的包,机智的选择拿起手机。

  拨打了轰冷的电话号码。

  安德瓦立马就怂了。

  这几年来,安德瓦和家人的关系总算有所改进,轰冷更是从疗养院搬回了家里,安德瓦的家庭地位也开始摇摇欲坠。

  轰冷接到电话,带着冬美就来到了医院。看着那个粽子就是气不打一处来,坐下来就开始说教:“你都多大的人了,不知道安心养伤这个道理?看看你头上这个包。”说着还上手碰了一下。

  霍克斯看着前辈难得一见的窘态,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焦冻那小子怎么没来?”

  母子俩一起来说教安德瓦才是他最想看到的来着。

  轰冷一边削苹果,一边回答:“那孩子,赶着去看绿谷了,绿谷今天出差回来。”

  轰冬美接话:“是啊,焦冻昨天开始就坐不住了,一早就去他俩的公寓打扫卫生了。”

  “呀,小别胜新婚呀,年轻人啧啧啧。”

  “霍克斯先生也还年轻啦!”

  听着他们的聊天,安德瓦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什么鬼,为什么感觉我家的白菜被猪拱了!

  而且就我这个菜农不知道!

  伐开心。


3.

  安德瓦清了清嗓子,开口问道:“焦冻那孩子,和绿谷在一起了?”

  霍克斯似乎很惊讶:“前辈你不知道?他俩不是雄英毕业以后就在一起了吗。”

  轰冷倒是很淡定:“焦冻没和他说。”

  “哦。”霍克斯对着前辈投去同情的一瞥。

  虽然看不见,但直觉告诉安德瓦自己被嘲笑了。

  不过儿子这等大事都不告诉自己,确实让他很伤心,但有一点,还是要坚持的。

  他不死心地问道:“欧尔麦特知道了吗?”

  “好像是欧尔麦特先生先告诉我,让我不要反对他们来着呢。”轰冷回忆道,“当时他的表情,真的让我觉得我是那种会欺负儿媳的坏婆婆呢。”

  安德瓦,-1 hit。

  “绿谷真的是很可爱的孩子啊,被焦冻捉弄了还会脸红呢。”轰冬美补充道,“焦冻还为了绿谷去学猪排饭了呢。”

  安德瓦,-2hit。

  “啊这样一想,我手底下有个他俩的同学,和我抱怨过那俩在上学的时候就很放闪。”霍克斯回忆起中二后辈的抱怨,“黑影都受不了的那种。”

  安德瓦,-3hit。

  “这孩子,改变了焦冻呢。”

  安德瓦,败北。

  看着那个粽子似乎露出了委屈的表情,霍克斯表示心里莫名很爽。

  但还是好心安慰了一下:“前辈对于绿谷,有什么了解吗?”

  “这孩子,在体育祭的时候回呛过我算吗。”

  “呃。”

  这就很尴尬了。


4.

  轰冷看着丈夫委屈的背影,叹了口气。

  还是打个电话让焦冻来看看他爸吧。

  带着绿谷一起。


5.

  要是以前的安德瓦,会对于儿子找个男朋友很生气。

  但是现在的安德瓦,只是生气为什么儿子不告诉他自己有对象了。

  连霍克斯都知道了,他这个当爸的都不知道,可见焦冻有多怕自己会为难绿谷。

  安德瓦看着镜子里自己眼睛那里可怕的伤疤,叹了口气。

  先练习一下怎么笑才不会吓到人吧。


6.

  轰焦冻带着十分紧张的绿谷来到医院。

  一路上,他不停安慰着紧张的恋人:“不要怕,那老头对你一发火我和我妈就冻他。”

  轰君,很恶意了。

  但是轰君,绿谷少年对于恶人脸是最不怕的你忘了吗。

  新生代最可怕英雄爆杀卿了解一下。

  但绿谷的紧张是另一方面:“我问你爸要签名,他会给我吗?”

  “.........会的。”

  二人来到病房,迎面就看到的是安德瓦有些僵硬的笑脸。

  绿谷还是有些怕,硬着头皮打了招呼:“伯父您好,我是绿谷出久。”

  “啊,坐吧。”安德瓦顶着那张僵硬的笑脸招呼道,“我们焦冻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“啊没有没有!轰君很好,很优秀,倒是我给轰君添了不少麻烦.........”绿谷红着脸连忙摆手。

  “那小子是什么样我知道,以后还要拜托你了。”安德瓦打量了一下绿谷,“我也知道,欧尔麦特的徒弟,一定是很优秀的,绿谷。”

  “........是!”

  安德瓦看着绿谷身边有些愣住的儿子,不知为何心情大好,拿出签好的签名板递给绿谷:“听欧尔麦特说你很喜欢英雄,有很多英雄的签名。我最近写字不太好看,别嫌弃啊。”

  看着绿谷惊喜到发亮的眼神,以及轰焦冻放松下来的表情,安德瓦突然内心没那么崩溃了。


7.

  但是一听说轰焦冻准备带着绿谷在外面住的时候,安德瓦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
8.

  干脆多送一点自己的周边给绿谷吧。

  

   

失眠对策

*感谢@杨杨杨杨杨祭 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!

*茨狗真香!!!

*作为杂食动物,我啥cp都吃!欢迎各位安利!

Ready?Go


1.

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。

晴明看着御魂一个接一个地掉落,嘴角微笑越发灿烂。

慈爱的目光挨个扫过自家式神,却在看到大天狗时停了下来。

准确的说,是看到了大天狗的羽翼以后。

晴明心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大天狗的羽毛,怎么少了很多啊。

合起扇子,晴明陷入了困惑之中。

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,羽刃刮起的暴风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是了。

一定是最近大天狗打副本太过操劳,所以羽毛才…………

我真是个不合格的阿爸啊…………

这样想着,晴明拍上大天狗的肩膀,露出慈爱的爸爸微笑:“狗子啊,最近几天辛苦了啊,阿爸给你放个假啊。”

大天狗一头雾水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白来的假期,不要白不要啊。



2.

晴明发现,就算给大天狗批了假,羽毛也依旧在减少。

不!我的狗!你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!!!

不会是什么怪病吧…………

我这个阿爸真是失责啊啊啊啊啊啊!!!

晴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。

冷不防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回头一看,茨木童子早已解决完了那蛇,抓着一把御魂就往晴明眼前一放。

换作平常,看到御魂早就扑上去的晴明,今天却一反常态地唉声叹气。

这自然引起了茨木童子的注意。

“喂,晴明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你听我说啊,茨木,大天狗、大天狗他………”

“那家伙怎么了?”

“大天狗最近不知怎么了,翅膀上的羽毛越来越少………你蹲下来点!”

“哦哦。”说着,茨木童子乖乖蹲下身子,晴明看着这没那么伤人的身高差,这才准备接着说。

可视线却在扫到茨木童子的鬼角的一瞬间僵住了。

赤红的鬼角上,一根黑色的羽毛很是显眼地挂在那里。

晴明脑海里闪过很多想法,以至于他有点死机。

茨木见他不说话了,皱了皱眉:“晴明?你怎么了?”

好半天才找回自己声音的晴明这才清醒:“啊、没、没什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”



3.

寮里的两个主力谈恋爱被我发现了!

我该怎么做?

大力支持还是棒打鸳鸯?

今天依旧是掉发的一天呢晴明。



4.

其实真相并没有晴明想的那么………糟?

大天狗看着破了一个洞的枕头,叹了口气。

这已经是第五个了。

茨木近来睡不好,连带着身为室友的他也遭殃。

被踹被戳都是常事。

茨木倒是有些抱歉,提出一个解决方法。

他要大天狗的羽毛做的枕头。

美名其曰羽毛枕有助睡眠。

大天狗冷着脸问他为什么不去找姑姑或者以津真天。

答:和女性借羽毛不太好意思。

呵呵。

如果只是一个小枕头,大天狗还是愿意的。

问题就出在这里。

茨木的鬼角,注定他和枕头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

从结果看枕头光荣赴死。

他蹲下身,捡起一根黑羽,思考着粘回自己翅膀的可能性。



5.

这样下去不行。

大天狗和茨木说我翅膀快秃了不给你小枕头了。

茨木就很不乐意。

十分不情愿地表示没小枕头的话抱着大天狗睡勉强也行吧。

结果被甩了一脸羽毛。

大天狗很高冷地扔来一个小香炉和一本佛经。

以及一句话。

心静自然眠。

茨木:喵喵喵?



6.

啊茨球球也被大天狗一起带走了。

美名其曰茨球球和茨木你们都到了一个人睡的年龄了。

其实是你想吸毛球球吧!

茨木一针见血。


7.

又是一个难以入睡的夜晚。

茨木枕着手臂,寂寞地数着羊。

点了香炉,读了佛经依旧没用。

算了算了,数大天狗吧。

突然门被拉开,茨球球滚了进来,一下扑到茨木的脸上。

“哟,你妈让你回来啦?”

“叫谁呢?”大天狗的清冷嗓音随后响起,拎着枕头就往茨木身上一摔。

“啊呀呀………”茨木接过枕头,起身拉过大天狗就往怀里带,“还是心疼我啊?”

“我睡不着,要抱枕才能睡着。”大天狗闭上眼睛,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,“明天还要早起呢,快睡。”

“嗯嗯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
8.

“你翅膀戳到我了。”

“闭嘴睡觉。”

小学生同盟

*我真的永远爱七日之都( ̀⌄ ́)

*灵感来自新活动捉迷藏~

*今天徒手抽出一个整的yui~

Ready?Go!


1.

“我觉得不对。”

第一次说出这句话的,是零。

彼时正是捉迷藏大会的第一天,而零则很不幸的成为第一个被找到的,正在接受同盟们的所谓的“道德上的谴责”。

零表示很委屈,明明留下的混淆视听的线索够多,人也躲的够隐蔽,怎么、怎么就………

被晏华一下子就找到了呢。

“那还用说?肯定是你不会躲!你们啊,还太嫩了。”爱露比捋了捋兜帽上的兔子耳朵,撇了撇嘴,“话说确实有点太快了………”

白抖了抖耳朵,有点害怕地小声说道:“呜喵,明天你会还是晏华先生吧,好害怕呀………”

拉比插嘴道:“明天好像是那只黑猫哦。”

“哎!是夜嘛喵!好开心!”

“喂喂她真的不会乖乖上钩的吧………”

拉比和爱露比对视一眼,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。

不过…………

“你从拉米特身上下来!仰视你脖子好痛!”

“嘿嘿!就不!”



零带着绘制好的地图准备去找安托涅瓦的时候,不小心听到了晏华和某人的对话。

“哎呀就这么把小零暴露给你,我好后悔啊~”

“哼,不过那些怪物也确实对她来说太危险了。”

“哎呀哎呀,清理那些怪物好累啊,华仔,要抱抱~”

“你啊………”

零扁了扁嘴,转身走向爱缪莎的房间。

虽然很感谢赛斯先生!但是还是很气!

而且你们上班时间秀恩爱会给涅瓦添麻烦的!




2.

不出所料,第二天的白果然很快被找到了。

夜无奈的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一团白毛,开口说道:“你快下来。”

“不要喵!夜的身上有小鱼干的味道!好闻喵!”

当然啊,不然怎么那么快找到你啊。

话说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比较恰当吧。

夜笑了笑,开口提议:“一起去白夜馆看看霞小姐吗?”

“呜喵!好啊!”



继白惨败之后,第三天的拉比也很快被找到了。

“这不对啊!不对啊!”拉比暴躁地来回走动,嘴里一直念叨着这一句话。

毕竟谁都不敢相信,地精小朋友五分钟内就被莱奥斯提着领子,送回了中央庭。

“嘛毕竟是那个大小姐的机器人,你就认了吧。”

“可是我都躲到地下了啊!”

“你把拉米特也一起藏起来了吗?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”

“哦好的,我明白了,呵呵。”

最后总结的是零。

“所以说莱奥斯先生五分钟是用来挖洞的?”




3.

随后的研究所三人组都乖乖被找到了。

尤其是达格,躲的时候正好遇到泰丝拉在吃饭,他就跟着一起去吃了。

中央城区的饭店不知道那一天遭遇了什么。

当然,还有指挥使大人的钱包。

而穆娅是被千藻诗歌抱过来的。千藻诗歌还一直对穆娅的想象能力赞不绝口。

所以大魔王这不是要带着穆娅去征服世界的理由好吗!

羽弥则是乖乖的来到孤儿院待了一天,最后和乌鹭老师一起回了中央庭。

没有什么比平和的日子更美好的了。




4.

事实证明还是有的。

有什么比看到爱露比被妮维狂追更美好的呢?

当然还有阿岚被钟老板狂追。



5.

“我去!你这个警察!哇哇哇!管好你的狗!”

“站住!爱露比!是不是你给我的狗喂鸡排了!”

“怎么可能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!雷克特你个混蛋!撸狗能不能专业一点啊!!!”


“你个臭小子!站住别跑!”

“哼!老人家注意身体。别闪着腰!”

“你又对我的古董做什么了!”

“你自己不会看啊略略略!”


至于米菈,还有什么是一场演唱会搞定不了的呢。

如果有,就两场。




6.

当屠怯怯走进所谓的小学生同盟基地时,说实在被吓到了。

每个人都在cos碇源堂,很严肃了。

根本不像小学生好吗!

“不行!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被找到!”爱露比第一个站起来,“让他们看看我门小学生的厉害!”

“哦!!!”

屠怯怯不明所以,但还是跟着举起了拳头。

“哦…………”




7.

中央庭收到了一封挑战书。

署名是小学生同盟。

晏华看到后挑眉一笑:“现在小学生都这么厉害?”

赛斯趴在他肩上,懒洋洋地说道:“这个字一看就是爱露比的,啊还有白的爪印哎,好可爱。”

“哼,准备准备出发吧。”晏华起身,“去看看小学生们在搞什么幺蛾子。”

“天呐华仔你竟然会说幺蛾子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”



挑战书的内容依旧是捉迷藏,但前提是要求不准使用神器。

所以当中央庭众人来到指定地点时,迎接他们的只是拉米特,和它嘴里叼着的一封信。

新的内容很简单,一个巨大的鬼脸。

捉迷藏正式开始了。


安托涅瓦老远就看到了零的发箍路在树丛外面,但还是当作没看到一样,淡淡开口:“小零?零?零宝宝?”

回答她的是一只红扑扑的零。

安托涅瓦接住扑进怀里的小姑娘: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
夜这次只是做了一个小陷阱。

然后白就乖乖落网了。

“抓到你了。”


拉比和爱露比被妮维盯上后,拉着看戏的雷克特一起狂奔,可怜的黑帮少主一脸懵逼。

阿岚更是不经意的把自己的头丢到钟老板面前,虽然后者很淡定的把头捡回去了。

研究所三人组和米菈更是乖乖被找到了。

指挥使清点完人数,又看了一眼状况外的屠怯怯,走过去拉住她的手,走向回家的路。

“好啦,我们回去吧。”




如何和老丈人搞好关系

*失踪人口回归啊哈哈哈哈哈哈!

*不觉得雪童子和玉藻前这个cp很好吃吗大家!

*这篇终于解禁啦开心!期待阴阳师和犬夜叉的联动!

Ready?Go





0.

世界上所有的狐狸崽子,都是我的崽子。

—————玉藻前



1.


玉藻前来的那天,寮里很热闹。

几乎是所有的式神都挤到门口,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传说中的风华绝代的大妖怪。

只有妖狐一反常态,收起了往日里的轻浮,乖巧地和三尾狐站在队尾。

大天狗是这样的阵仗颇为不满,明明都是同样地位的大妖怪,怎么他来的时候就没这么大阵容。

酒吞表示很赞同。

荒川撇撇嘴,心想你俩一个来的时候留了一地羽毛,一个来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找茨木了,能怪谁?

就在他们说话间,晴明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,一起的还有一个带着面具的高挑身影。

来了来了!

晴明看到自家这阵仗也是抽抽嘴角,清咳一声,介绍道:“这位是今天新加入我们寮的玉藻前大人…………”

“叫什么大人,叫舅舅。”

玉藻前看向愣住的晴明,摘下面具,露出一张好看的脸:“葛叶的崽,不用那么生分,叫舅舅就行了。”

说完还揉了揉晴明的头发。

“还有,你俩还准备躲到什么时候?不认识你们祖宗我了。”玉藻前看向队伍最末尾,眯了眯眼睛。

他话音刚落,妖狐就扑进他怀里,一通乱蹭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祖宗!小生好想你!”

“算你小子有点良心。”玉藻前捏捏他的脸,开始顺毛:“不过脸脸啊你是不是胖了啊。”

“还有三尾,过来让我看看。”他抬手招呼一直站在原地的三尾狐,眼神柔和,“长大了啊。”

三尾狐磨磨蹭蹭地挪到玉藻前面前,抿了抿唇,开口说道:“祖宗……………”

“果然还是你的尾巴比脸脸舒服哈哈哈哈哈哈!”玉藻前一把抱住三尾狐大大的尾巴,满足地说道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情绪全没了啊摔!






2.


玉藻前,与酒吞童子、大天狗齐名,平安京三大妖怪之一。

按理说,酒吞和大天狗对于这位同级别的大妖怪,是不用走什么礼数的。

但是凡事都有例外。

大天狗到现在都记得,妖狐把自己拉到玉藻前面前介绍说这是我男朋友的时候。

大天狗前一秒还在为妖狐难得的爱称暗自开心,下一秒就被玉藻前的一句话气到炸毛。

玉藻前看了眼大天狗,用扇子点了点下巴,疑惑道:“脸脸啊,你真要这么一个年龄大、审美有问题,还时不时犯二的老妖怪过日子啊?”

说得你好像有多年轻一样啊!

说好的大家都是同级来着呢!

玉藻前装作看不见大天狗怨念的眼神,伸手从自己身后的尾巴里掏出一本小册子,冲着妖狐摇了摇:“来来来,脸脸你还年轻,要多看看别的选择。”

叔可忍婶不可忍!

大天狗一把揽过妖狐,怒视玉藻前:“我说你够了啊,我们不提倡父母包办婚姻,现在崇尚自由恋爱。”

被打断了话也不气,玉藻前挑挑眉:“大天狗哟,你现在和我说话不应该注意些什么吗。”

见大天狗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,玉藻前站起身,双手背在身后,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:“确实,你、我,还有酒吞我们算是同辈,但是我同时也是脸脸的长辈,放到现在就算是你未来老丈人。”

“对老丈人,你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,嗯?”

大天狗一秒怂。

“还有你,武士小子。”玉藻前又看向一旁看热闹的源博雅,目光锐利,“晴明算我半个儿子,你也是一样的道理。”

“世界上所有的狐狸崽子,都是我的崽子。”






3.


酒吞站在玉藻前身后,看着大天狗和源博雅颇受打击离去的背影,悠悠开口:“我觉得他们现在心里一定有一句mmp要讲。”

玉藻前摊摊手:“那他们倒是讲啊。”

这不是没胆么。



“挚友!哎哎哎!”

“别动,让我抱一下。”

“哦……………”

“茨木啊……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不是狐狸真是太好了啊。”

“哈???”





4.


妖狐和晴明本来也只觉得自家祖宗可能只是一时兴起。

可是当玉藻前告诉他们说许久未见甚是想念,不如一起彻夜长谈叙叙旧啊。

意思就是最近你们都要和我一起睡。

妖狐欢呼一声,表示同意。

祖宗的尾巴啊啊啊啊啊啊啊!

晴明倒是有点头疼,犹豫着正要开口拒绝,玉藻前拍了拍他的肩:“葛叶她崽,舅舅的尾巴给你摸啊。”

看了眼玉藻前那蓬松的大尾巴,晴明很没出息地答应了。

“啊,把茨木和一目连一起叫来吧。”

酒吞、荒川:exo me?

大天狗:呵呵呵天道好轮回


茨木对于玉藻前倒不拘谨,反倒是一目连有点害羞。

玉藻前倒是喜欢一目连的性格,直呼荒川那小子太幸运。

“说说,为什么和荒川在一起啊?那个暴君,啧啧啧。”

一目连眨眨眼,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懵了。

妖狐和茨木也很好奇,闹着要答案。

一目连想了想:“可能是因为,他看着我的时候笑得很温柔,很好看吧。”

妖狐对这个答案很是不解:“荒川那张脸,笑的温柔?完全想象不出来啊!”

玉藻前敲了敲他的头:“还说别人,那你呢?大天狗那审美你受得了?”

妖狐挠了挠头,想了想说道:“他那人也就审美奇怪点,其他也没什么啊。”

“而且每一次有什么事的时候,他挡在我面前的样子真是帅爆了。”妖狐摸了摸鼻子,骄傲道,“不愧是我男人!”

玉藻前一副被酸到的表情,抖了抖鸡皮疙瘩,问一旁一摸自己尾巴的晴明:“那你和那个武士小子呢?”

晴明歪着头想了想,说道:“博雅那人一直不开窍,哪有什么进展可言。”

妖狐提出疑问:“不对啊,昨天晚上还看到你们一起赏花呢。”

一目连点点头,表示椒图看到了一切。

晴明红了脸,支支吾吾解释:“他就只会赏花!赏花!连说句浪漫话都不会!”

被他这么一说,玉藻前来了兴趣,提问道:“你们家那谁,和你们说过什么浪漫话啊?来来来说来听听。”

妖狐第一个发言,只见他清了清嗓子,故作低沉:“脸脸,一切有我。”

“这个潜台词分明就是让你不要抢火好吗二突子。”

“要你管啊白痴茨木!酒吞呢!肯定也说不出什么!”

“谁说的!”茨木激动地反驳,“酒吞当然和我说过最浪漫的话!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茨木!拜倒在本大爷的裤管之下吧啊哈哈哈哈哈哈!”

一片沉默。

玉藻前第一个吐槽:“莫名好羞耻啊。”

“同意。”

接下来是一目连。

黑发的风神左思右想,最终决定。

“可能是每一天的早安和晚安吧。”

玉藻前对于他的答案倒是没预想到,打趣道:“没想到你俩这么老夫老妻。”

晴明作为压轴,亚历山大。

最终他看向窗外那棵樱花树,笑着说道。

“大概是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晴明,去赏花吧。”





5.


自家媳妇突然打直球,对于几个偷听的痴汉打击巨大。

酒吞:!!!

荒川:!!!

博雅:!!!

大天狗:我那句话没有潜台词!真的信我啊!





6.


夜深了,座谈会也结束了。

玉藻前没有睡意,一个人坐前窗前,看着那些睡相奇怪的小辈们。

他叹了口气,轻声说了句:“你们进来吧,偷听不累么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大天狗几人就悄悄地进入房间,各自包好媳妇准备撤。

倒是酒吞,给玉藻前递过去一个东西。

“这什么?”

“你自己看。”说完就抱着茨木回去了。

玉藻前撇了撇嘴,将那个小盒子打开。

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雪人。





7.


雪童子站在寮门口,想了想,还是转身准备离开。

“儿子。”

熟悉的声音让他止住了离去的脚步,雪童子转身,就见玉藻前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看着他。

那大妖怪难得地露出狼狈的一面,不亏。雪童子想。

“天冷,你快些回去吧。”他说,手却止不住把刀抓的更紧了些,“我…………以后还会来的。”

“雪童子。”玉藻前叫他,以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,“留下来。”

“我想让你留下来。”






8.


第二天,玉藻前一脸笑容地牵着雪童子来到晴明面前,介绍道:“来叫表哥。”

晴明:…………………

倒是雪童子适应良好,张口喊他:“你好表弟。”

又看向博雅:“表弟夫?”






今天中岛敦抽到芥川了吗

*沉迷弹珠无法自拔………

*芥芥真的超厉害!笔芯!

*@玄音的入狱倒计时历 太太的图给的灵感,希望大家喜欢啦~

Ready?Go!



1.

中岛敦觉得自己某种意义上很非。

次次十连,一个芥川龙之介都没有。

连R都没有。

太宰治倒是挺多的。

小老虎望着别人家的芥川,幽幽叹了一口气。

今天也是想把太宰先生卖掉的一天呢。

太宰:???


2.

侦探社众人开始玩那个手游之后,整个社的画风都不对了。

“啊十连又没有哥哥………”

“为什么又是这个柠檬混蛋!!!”

“呀抽到社长了万岁!果然名侦探的我就是厉害哈哈哈哈哈!”

“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呢!快去工作!”

“呐国木田,你今天抽到谁了?”

“………黑手党的芥川。”

国木田话音刚落,中岛敦立马冲过来紧紧握住他的手:“国木田先生!!!帮我抽一发!!!”

“哦………”

结果显而易见。

今天的中岛敦,又没有抽到芥川。


3.

不过某种意义上,这个手游也加深了大家的团结。

“不是我说啊,太宰先生这张,真的是SSR?”

“明明是SSR,攻击还没有与谢野小姐高………”

“话说他那个攻击是绷带打出来的吧。”

“还是芥川厉害啊,瞧瞧那个攻击力。”

“是很厉害啊,该说不愧是黑手党?”

在怼宰和吹芥这两方面,侦探社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团结度。



4.

再说说隔壁黑手党。

同样的沉迷手游,同样的怼宰吹芥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太宰治。

芥川倒是人手一个。

其中最为厉害的,要数芥川银。

上到SSR,下到R,每一个芥川龙之介都有。

其中同一个SSR还不止一个。

因此惹来立原道造的吐槽:“这么多芥川队长,干嘛不去升技能?”

换来兄控的一记大大的白眼。

动谁都不能动哥哥!

樋口一叶对此表示没毛病。

黑手党人生信条:没有芥川先生的SSR?那就退党吧!



5.

这种卡牌手游,一定会有三种存在。

欧的,非的,和氪金的。

侦探社最欧当数十四岁小萝莉泉镜花。

谁让这位小妹妹第一发十连就出了五个SSR。

芥川三个,中原中也两个。

为此中岛敦天天带着她吃喝玩乐,为的就是求一张芥川。

可至今一无所获。

泉镜花曾一脸严肃地和他说过:“敦,这样下去不行。”

这绝对不是我不欧。

是你太非。

中岛敦欲哭无泪。


港口黑手党最厉害的除去芥川银,剩下一个欧神就是中原中也。

听说这位大神是看着月亮,说谁名字就抽到谁。

且次次紫色月亮。

不过中原先生,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多太宰治吗?

还都是SSR。

呵,男人。



6.

太宰治对自己在游戏里的地位颇为委屈,曾打电话给中原中也哭诉。

“中也!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其实没有那么弱的对不对!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你这沉默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太宰,不是我说,你输出还不如人家一个奶妈………”

“可我不是输出型啊!我是策略型啊!”

“谁管你啊!”

气愤地挂掉电话,中原中也打开游戏,看着页面上的太宰治沉默了会儿。

“好吧,至少这造型挺好看的。”

不远处的太宰治打了个喷嚏。

亮着的手机页面上的中原中也正是熟悉的大小姐内八字造型。



7.

芥川其实某种意义上也非。

死活抽不到太宰。

这对一个太宰真爱粉是多大打击啊。

偏偏自己有的SSR大部分,都是小老虎中岛敦。

芥川那个气啊。

每天都想着卖掉小老虎。

可转念一想又卖不到几个钱,何必呢。

芥川看了眼屏幕上的小老虎,心想下次一定卖掉你。

虽然不会有这一天啦。



8.

某天的新双黑做完任务,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中岛敦突然对着芥川发出请求。

“那个,芥川啊?”

“嗯?”

“能给我你妹妹的联系方式吗?我找她有点事。”

芥川一听,心里咯哒一声。

人虎找银干什么?

人虎对银有意思?

人虎想追银?

妹控芥川龙之介炸了。

“罗生门!!!”

“哎哎哎?!”



中岛敦不知道为什么。

明明只是想求芥川妹妹帮自己抽一个芥川。

怎么能被芥川误会成要追他妹妹啊。

对自己的搭档的脑洞无语的小老虎叹了口气。

明明是想追哥哥。


9.

了解了情况的芥川咳嗽一声,向着中岛敦递出手:“拿来。”

“啥?”

“手机,我帮你抽。”芥川撇过脸,露出微微发红的耳朵,“本尊帮你抽。”

“哦哦哦!”中岛敦连忙递上自己的手机。

下一秒,他就看见芥川龙之介的脸色瞬间变黑。

小老虎心道不好,早知道今天把太宰先生全部都卖了的!

太宰治:???

芥川尽力忽略那一排太宰治,对着手机就是一按。

中岛敦连忙凑过去,只见屏幕上紫色的月亮出现,下一秒,罗生门三个字在屏幕上出现。

一个芥川龙之介。

SSR的芥川龙之介。

小老虎简直要上天。

芥川看着他一脸傻笑,脸色也柔和些许,递上自己的手机:“现在轮到你帮我抽了。”

“帮你抽什么?我吗?”

“你我有很多个了,帮我抽太宰先生。”

“哦………”伐开心的一按。

紫色的月亮。

月下兽还是人间失格?



10.

“人虎!我要你抽的是太宰先生!不是你自己!”

“我也没办法啊!芥川你冷静!”

“罗生门!!!”


不过今天的中岛敦终于抽到芥川龙之介了,可喜可贺。






指甲油

*终于爬回来了………最近实在太忙了sorry~

*文豪剧场版绝对刷爆!

*想给中也涂指甲油!!!

Ready?Go!




1.

芥川桑今天心情不太好。

樋口一叶如是想。

自己的上司已经盯着那个文件半个小时了。

都快盯出洞来了。

樋口一叶看了眼等待回复的瑟瑟发抖的下属,叹了一口气。

“那个,芥川桑………”

“把这个送过去给中原先生最后审查一下。”芥川龙之介咳嗽了几声,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递给那个下属,“下去吧。”

那个下属点点头,离开了办公室。

樋口一叶看着他离开的同手同脚的背影,又叹了一口气。

“樋口,你也出去。”

“哎?可是我要保证前辈的安全………”

“吵死了,樋口。”

“十分抱歉!我这就出去!”

房间里只剩下芥川一人。

他这才如释重负地把一直藏在口袋里的左手拿出来。

白皙细长的手指上,黑色的指甲油显得异常亮眼。

且从那不均匀的成果也可以看出涂的人是个新手。

芥川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晌,黑眸眯了眯。

“人虎那家伙………”

远在侦探社的三好青年中岛敦打了个喷嚏。




2.


当中岛敦拿出那瓶指甲油的时候,芥川龙之介心里咯哒响了一声。

长久以来培养出来的人虎危机(做傻事)感知系统发出了警告。

不管怎样,先无视他。

这样想着,芥川将手中的书举的更往眼前一点,一副认真读书别来烦我的样子。

可热情的小老虎并没有放过他,举着那个瓶子到芥川眼前,问道:“芥川,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芥川很配合地抬头看了一眼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与谢野小姐给我的,说是指甲油。”

“她给你这个干什么?”

中岛敦回忆了一下,想起与谢野晶子把这个东西递给自己的诡异表情。

“给恋人涂指甲油什么的,敦君不知道吗?”

“这可是情趣哦~”

小老虎当时就红了脸。

但回到家,看到黑发的恋人难得地早归,正捧着一本书细细研读。

白皙的手放在深色的书本上,更衬的那手温润如玉。

芥川的手啊………

黑色的指甲油如果涂在那双手上………

小老虎又红了脸。




3.

但小老虎知道芥川是绝对不会让他涂的。

在芥川怀疑的目光下哈哈笑着,把指甲油收了起来。

但是。

中岛敦心中牢记太宰先生的一句名言。

恋人之间偶尔作点死也是情趣。

嘿嘿嘿。



4.

隔天早晨,芥川醒的早,本想在中岛敦怀里再睡一会儿,可是抬起手来却发现不对劲。

黑色的指甲油不知何时涂在了自己的手上。

且涂的很不好看。

芥川只一眼就明白了,撇头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中岛敦,眯了眯眼。

很好,人虎。

皮这一下你很开心是吧。

芥川摸到中岛敦的虎尾巴就是狠狠一揪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今天的横滨,也是和平的一天。



5.

从那以后,中岛敦确实安分了不少。

但他还是想给芥川涂指甲油。

太宰治来到唉声叹气的小老虎身边,给他支招:“敦君啊,知道芥川为什么会生气吗?”

中岛敦摇头.jpg

“一是你未经他同意就给他涂指甲油,二嘛……”太宰治顿了顿,说道,“是你涂的太丑了。”

中岛敦恍然大悟。

太宰治继续苦口婆心:“试问,有哪个人愿意伸出手让人家看自己男朋友的失败作?当然没有。”

“所以,你先练练再去和芥川说,同意的可能性会高一点。”

中岛敦拿出小本本刷刷刷记了几行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抬头问道:“为什么,太宰先生这么………了解?”

“因为中也就是这样啊!港口黑手党都是傲娇嘛~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

“哟,芥川,这手指甲不错啊。”

“中原先生………”

中原中也撇了一眼芥川那惨不忍睹的指甲,哼了一声:“不用想也知道是太宰那家伙教的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芥川,以我对太宰治的了解,他接下来一定会让人虎再接再厉,你愿意每天早上起来都面对惨不忍睹的指甲吗?不愿意吧!”

“中原先生………”

“你要学会站起来反抗!不能放纵下去啊!”

“我可以一直注意着,不被他得逞………”

“这怎么行!我们黑手党向来都是只攻击不防守!你小子不要破坏规矩!”

“是………”

“那听好了啊,我来教你………”





“话说中原前辈为什么这么熟练………”

“啊、那是因为………”

因为经常被太宰捉弄呀中也桑。



6.

“哦呀,你今天回来的真早啊中也~”

“啧!你怎么在我家!”

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,毕竟我可是这个屋子的另一个主人啊~”

“哦?那你告诉我,这个房子的哪里可以证明你太宰治生活过的痕迹?”

“呃?床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你到底来这干吗!”

“当然是给你来涂指甲油了~我最近发现一个新颜色很适合你哦~”

“太宰治你去死!!!”

太宰治一把搂过中原中也,伸手除去对方的手套,在那白皙的手背上印上一吻。

那白皙的指尖上,有淡淡的茶色在灯光下闪烁着。

和太宰治的眼睛颜色一样。

“那么,这次换这个颜色怎么样?作为交换我也会让中也给我涂指甲油哦~”

“…………指甲油拿来。”

“好好~”



7.

中岛敦的美术功底可能全部点在美甲上了。

芥川看着自己小拇指上的白色小老虎,有些无奈。

还挺可爱的。

但是这么些天一直拿自己做实验,那么多失败作,芥川龙之介也不是没有脾气的。

他看了眼睡的正香的中岛敦,嘴角勾起一个笑容。

抬起手招出黑兽,芥川拿起指甲油,和黑兽命令道:“在他的小拇指上画一个罗生门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我给你拍个照片,你照着自己的样子画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不用特地摆造型的………”




“这是什么!”

“咳,这几天的回礼。”

“哎!!!”

“呵呵。”



8.

“敦君手上的画的是什么?小怪兽?”

“是罗生门啦………”


“前辈小拇指上的老虎,好可爱啊………”

“吵死了樋口。”

“是!十分抱歉!”

今天的横滨依旧是和平的一天。



我爱七日之都!

最近对永远的七日之都这个游戏可以说是爱不释手了………

丽大小姐好可爱啊!傲娇是世界的宝物啊!

白也好可爱!这也可以算是我在云养猫吧!

准备再打一周目全黑核!拿到幽桐小哥哥!就差一个碎片了!

祈愿濑由衣!还有钟老板!

最近想写他们的日常文!

就叫深夜食堂那些事!或者中央庭不得不说的故事!

嗯!

酒吞和茨木

*因为阴阳师和FGO都有酒吞和茨木,就有这个想法啦~

*一对百合一对基呀嚯嚯嚯~

*再次许愿FGO酒吞小姐姐!

Ready?Go!





1.

酒吞对目前的状况充满疑惑。

本来只是日常去打个本。

谁知道一进副本,映入他眼帘的就是充满现代化的房间。

和一个金发的小姑娘。

说好的麒麟呢!

就在酒吞寻思着是不是麒麟变成人的时候,那小姑娘开口了。

“哇!你是谁!酒吞呢!你把酒吞弄到哪里去了?”

???

酒吞懵了。

他指了指自己:“本大爷就是酒吞童子,你是何人?”

“你、你是酒吞?”那金发小姑娘眉毛一撇,有些不解,“不对啊,酒吞是女孩子的啊………”

“怎么,就变成男的了?”

酒吞:???


而另一边。

紫色短发的小姑娘十分淡定地环视一圈,挑了挑眉:“哦呀。”

倒是很镇定的样子。

晴明皱了皱眉,正想开口说些什么,就听见耳旁响起茨木熟悉的大嗓门。

“挚友!”茨木跑到她身边,蹲下身来笑着看着她。

“呀,是茨木。”

酒吞童子看着蹲下身的白发大妖,笑着摸了摸他头上的角。

对着眼前这十分和谐的一幕,晴明还想开口说些什么,全都在茨木暗戳戳的眼神杀中作废。

不过么………

鬼王这幅模样,倒也可爱的紧不是么。





2.

距离自己到这里来,已经两个小时了。

酒吞看着那个所谓的Master有些头疼的低声抱怨:“啊今天是骑兵本来着,酒吞怎么突然就…………”

顺带一提,这个Master的声音,倒是和大天狗家的那只狐狸有些像。

藤丸立香突然抬起头,眼神亮晶晶的看着酒吞:“那么!今天就拜托这位酒吞先生了!”

哈?

立香身后的杰克立刻欢呼:“耶!和葫芦一起!”

酒吞刚想拒绝,就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“干什么?都聚在这里?”

!!!荒川这家伙也到这边来了?!

酒吞一回头,嗯?没人?

一低头就和安徒生对上了眼。

嗯?

似乎有哪里不对。

安徒生皱眉:“这是新来的从者?”

一副嫌弃他身高的表情是要怎样啊。

酒吞则是内心各种嘀咕:没想到这么一个正太竟然和荒川那个大叔一个音色。

心疼少年。

另一边,荒川打了个喷嚏。

“Master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又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。

!!!这个声音是!

一目连的话一定很靠谱啊!

“哦,迪卢木多,这位是今天,呃,代替酒吞的………”

“是吗,在下迪卢木多·奥迪那,请多指教。”

“哦……”酒吞看着那张俊颜,有些发愣。

好像没什么违和感呢。




3.

“不过啊………”

“嗯?怎么了吗酒吞桑?”

“那个啊,安徒生真的不是,呃,水獭对吧?”

“Master别拦我,真的。”




4.


平安京那里,酒吞童子正心安理得地喝着不属于自己的美酒。

嘛,好东西要共享不是么。

这样一想,她全然不愧疚地喝起酒来。

喝了口酒,她看向身旁的茨木,笑着开口:“没想到这里的茨木是这样的啊。”

“那挚友那里的茨木是怎样的?”

她想了想,开口:“平日里总是一副很霸气的样子,其实啊就是个可爱的笨蛋吧。”

茨木突然有了兴趣,接着问道:“那挚友那里的生活呢?是怎样的?”

酒吞童子想了想,刻意忽略今天自己的副本和Master哭唧唧的脸,说到:“是一个很好的地方。”

和以前的敌人、朋友以另一种形式再会,恩怨两断,这真是最好不过了。

啊,不知道茨木那小笨蛋在干嘛。

“茨木!出发去打大蛇了!”

晴明的声音传来,茨木站起身,向身旁的小姑娘递过手:“一起去吗,挚友?”

酒吞童子挑挑眉,问道:“八岐大蛇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正好去打打他出出气啊~”

八岐大蛇:???




5.


迦勒底的饮食很好。

为了不同国籍身份的从者们,食物的选择几乎是什么都有。

包括酒。

且都是高质量。

还有一些很奇怪的料理

毕竟这里怪人很多(

酒吞托着下巴,看着旁边的茨木童子吃着马卡龙,脸上完全是可以称得上是幸福的笑容。

这家伙,喜欢吃甜食啊。

“喂,”他出声,戳了戳茨木,“这东西好吃吗?”

茨木童子完全沉浸在甜点的世界里,一个劲儿地点头。

冷不防一只手伸过来,拿走一个马卡龙。

茨木童子一惊,下意识的抬头,一看是酒吞,就有点怂怂地缩回去了。

酒吞对她的表情感到好奇,轻笑:“怎么,不让我吃?”

茨木童子歪头,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不啊,给你吃。”

说着还把甜点都推到酒吞面前。

酒吞正纳闷呢,就听见茨木童子说:“因为是酒吞嘛。”

牙白。

不论哪里的茨木都好可爱啊。

当然还是我的最可爱。

哼。

吃着马卡龙的酒吞这样想着。




6.


打完大蛇的酒吞童子心情很好。

“呀,这里还真是有趣啊~”酒吞童子用手点了点庭院的小纸人,“和阴阳师一起生活什么的。”

茨木正在吃丸子,口齿不清地附和道。

酒吞又喝了一口酒,问道:“话说回来,还没问你,你跟这里原来的酒吞,关系怎样?”

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丸子,茨木开口说道:“就是挚友啊。”

“虽然之前好像是我单方面的叫他挚友,但他现在好像也不排斥这个称呼了。

“现在,一切都好啦。”

茨木露出一贯的笑容来。

酒吞童子突然想起了那金发的小姑娘。

那个笨蛋,也一样啊。

她用一种轻松的语调说道:“我以酒吞童子的身份担保,所有的酒吞童子,都有一点傲娇哦。”

“所以啊。”

“他一定心里比表现出来的要更开心吧。”




酒吞压着茨木童子去刷牙。

金发的小姑娘各种闹腾:“不要!我还没吃完点心!”

酒吞毫不客气地就是一个爆栗:“乖乖去刷牙。”

看着小姑娘明显委屈的眼神,他接着威胁道:“不然到时候长蛀牙你别哭。”

这才乖乖服软了。

茨木童子洗漱完,乖乖进被窝,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酒吞。

酒吞被她看的有些好笑,问道:“怎么?睡不着?”

“………酒吞你不会突然消失吧?”

“应该不会吧。”酒吞想了想,拿过一旁的故事书,“要不我给你读读故事?”

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!”

“那你下次乖乖刷牙?”

“…………”想了想,茨木童子说道,“我要听你和那边茨木的故事。”

“我和他啊…………”酒吞想了想,“以前一直觉得他很烦,现在么………”

现在。

恨不得抽死当时的自己啊。

他又说了些,正准备说些其他的,就看见茨木童子睡着了。

他笑笑,起身离开房间。

“晚安,茨木。”





7.

第二天一切都归于原位。

或许有什么又不一样了?

谁知道呢。




8.

安徒生捧着iPad,看着这明显和式的庭院,皱了皱眉。

他身旁的迪卢木多也是一脸茫然。

这里…………是哪儿?



荒川不知道为什么一睁眼就在这里了。

还是以水獭的样子。

更气的是。

“这是什么?水獭吗?”

“哇,这位小哥哥你好可爱啊。”

不要碰我的毛!

更不要碰连连嗷嗷嗷嗷嗷!







这两人姿势真的是很一样了……………

不愧是王呢(棒读)

日本上映的fate的那个电影看完后就一个想法。

不要拦我!我去打几个哈桑出出气!

大狗啊啊啊啊啊啊!!!